老家老树

老家冬日的白果树 · 摄于2022年12月1日

老家的这棵老白果树可是有年头了,大概有近二十年了吧,还是爸爸在世的时候亲手栽的。近几年,随着老树越长越大,留在院子里成了不安全因素,老妈老早就想把它杀掉,每次她提起这事儿的时候,我总是有意无意的劝说。随着老妈提起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也觉得有道理,于是在今年的三月二日了了这桩心事。

虽说已经杀掉了,但至今还时不时想起它来,有些可惜、有些怀念。这近二十年来,它一直默默无声的站在那里,无论春夏秋冬、严寒酷暑,就像一位长者一样,默默庇护着我们的院落。现在没有了,每次回老家都感觉空荡荡的。

想起这棵树,就想起了老家院落二十年的变迁,想起了一幕幕的往事。最早的时候,树是栽在西墙边的;到后来,南边盖了猪圈,茅厕北移,树就到了茅厕里;再后来,猪圈拆了,茅厕南移,树就又闪出来了;再后来啊,老家修路,人们都趁机铲土到自家院落,我和妈妈也铲了几车,垫到了老树的周围,以致于老树看上去矮了许多……短短几句话,就是二十年。时间在前进,我们在变老,老树除了看上去粗了些,基本没怎么变,它还在那里。老树,就像一根线一样,把记忆穿成了串。

现在,虽然老树没有了,但是他像其它老物件一样,扎根到了我的心里,封存于记忆中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